• 當前位置 : 網站首頁 > 養老訪談

    讓養老更有保障 推動養老金全國統籌

    * 來源 : 新京報 * 作者 : admin * Time : 2019-03-15 * 瀏覽 : 0

    3月11日,新京報舉辦兩會經濟策沙龍,探討養老如何更有保障。B06-B07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周延禮全國政協委員、原中國保監會副主席 周延禮表示,商業保險應從發揮保障功能、產品設計、服務跟進等方面服務養老。目前,商業保險作為第三支柱,在養老保障體系中還有較大發展空間。

    鄭功成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會長 鄭功成表示,不應當把老齡化看成消極甚至負面的,隨著我國養老金制度以及養老服務兩大支柱的不斷完善,老齡化將給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新機遇。另外,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企業繳費比例可降至16%,對此鄭功成表示,這是個“一箭多雕”的政策,其中有四層意義。

    鄭秉文全國政協委員、社科院世界社會保障研究中心主任 鄭秉文表示,我國社保制度應學習美國,養老服務應采取多元化的供給方式,其中,國家采購并供給的是保障弱勢群體的養老需求。鄭秉文認為,要追求歐洲式福利國家在中國是不現實的,歐洲的高福利來自高稅收,歐洲的稅收比我國還要高,為什么我國的企業有到美國設廠,而沒有到歐洲去設廠的?就是這個道理。

    新京報舉辦兩會經濟策沙龍,周延禮、鄭功成、鄭秉文共話養老保障問題

    養老金問題關乎國計民生,一直以來都是公眾以及社會各界關注的焦點。2019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今年我國要下調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各地可降至16%。此外,呼吁已久的提高養老金統籌層次,也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有所體現,提出要加快推進養老保險省級統籌改革。

    如何提高養老金統籌層次?養老金全國統籌又面臨哪些阻礙?老齡化到來給經濟發展帶來了哪些機遇?3月11日,新京報舉辦兩會經濟策沙龍,全國政協委員、原中國保監會副主席周延禮,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會長鄭功成以及全國政協委員、社科院世界社會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對養老問題進行了探討。

    周延禮:養老金全國統籌,注資社?;鹗钱攧罩?/span>

    商業保險要發揮保障功能服務養老

    商業保險如何進一步服務好養老,要從兩個方面考慮。

    第一,從保障功能角度。這次政府工作報告中,特別強調要增強保險的保障功能,如何發揮好保險保障功能,更好地服務于社會保險、養老保險是一項重要工作任務,也是改革的重點。

    第二,保險產品和保險服務。過去幾年,我們嘗試推動稅延型養老保險,在四個省做了試點,但業務規模不盡如人意。原因是什么?保險機構在產品營銷上沒有重視,要真正服務養老事業,保險公司付出成本是比較高的,但眾多業務員優先考慮的是傭金問題,哪些產品傭金高,那些產品就好賣。養老保險產品要承擔強烈的社會責任,要服務于社會經濟發展,替國家分憂,將來也會有一定的社會地位,尤其是稅延型的養老保險產品,一定要加大推廣和營銷的力度,才能更好發揮保險保障作用。

    此外,稅延型健康養老保險,現在看來在社會上也是叫好不叫座,費了很大的工夫,但效果卻不盡如人意。原因是什么?要深刻反思,從產品的設計,公司的營銷策略,營銷推動等方面都要做一些思考。從服務上來說,這些產品推銷出去之后,很多后續服務是要跟進的,這方面保險機構準備不足。

    做好養老保險產品的設計,要立足長遠,做好統籌安排,保險要承擔起真正的第三支柱職責。確切地說,商業保險距離承擔好職責,實現保險為養老第三支柱發揮作用的目標還任重道遠。保險業還是要深入研究產品和服務的問題,重點在營銷環節中做好工作。跳出稅優型養老產品范疇,一些儲蓄型養老保險產品也可作為第三支柱的一部分。但目前,長期保障型保險產品占比只有20%左右,談不上作為一種商業型保險來承擔第三支柱責任。

    簡而言之,在產品和服務方面,商業保險要有頂層設計和長遠安排。這次中央對金融工作提出要求,做好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保險產品的結構性改革也是一個重點。

    另外,保險在建立多層次養老社區方面可以有效發揮作用。目前,泰康人壽、中國人壽、太平人壽等保險公司在這方面有所布局,得到了很多中等收入、中等偏高收入老年人群的歡迎。下一步,如何進一步發揮商業保險的資金運用功能,擴大多層次養老保險參與程度,是國家應該給予重點考慮的。

    要鼓勵保險資金投入到多層次養老保險社區建設,相關部門能否在稅收、土地、資金比例以及批地、用地等方面進行一些總體規劃及考慮?對居家養老,社區養老,政府辦的養老機構,商業性的養老機構都給予鼓勵和支持,保險業也可以深入參與。希望政府結合保險業的資金特點、資產特點、業務特點給予政策支持。

    社會保障制度是穩定社會的“壓艙石”

    如何落實養老金全國統籌?要有一個時間表。2015年黨中央決定要做扶貧攻堅,要在2020年之前解決5000多萬人脫困的問題,作為三大攻堅戰之一,各省份都立下了“軍令狀”,養老金全國統籌也可以立個“軍令狀”。

    前兩年,我在清華一個全球金融論壇上說,要解決養老金全國統籌問題,一定要研究一套辦法。當時我提出來要研究對社?;鹱①Y的辦法,國家相關部門也開展了研究,包括國有資產劃撥、股份減持的資金注入、財政部預算當中列入等,我覺得社?;鹱①Y應該是解渴的問題,是當務之急。

    第二個觀點,管理社?;?,制定養老金制度,都要立足于全國角度來思考和把握。我國有一個現實情況,區域發展不平衡,地區各有特點。中國的人口主要集中在東南沿海,經濟比較發達的地區也是東南沿海,但是一些資源卻在西部、中部,要平衡好這些關系,需要平等看待。

    第三個觀點,一定要站位高一點,從政治角度、社會穩定角度考慮問題。例如希臘,因為養老金的問題,整個社會鬧得沸沸揚揚,政府頻繁更換,帶來了很大的社會問題。某種程度上,我認為社會保障制度,養老保險問題,甚至養老保險資金的管理與配置,都關系社會的穩定,處理好了是社會穩定的壓艙石。一定要上升到這個高度來考慮,涉及養老金的發放及使用,無論如何都要高度重視,要妥善處理。

    鄭功成:老齡化能夠帶來經濟社會發展新機遇

    老齡化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準備的老齡化

    老齡化不僅帶來人口結構的變化,也必然帶來消費結構的變化,進而影響就業結構、產業結構,給經濟、社會帶來的影響是全面、深刻、持久的。

    但我一直不主張把老齡化看成是消極甚至負面的。古往今來,人類追求的最高目標就是長壽,改革開放以來,我國人均預期壽命提高了10歲以上,這應該是近40年來國家發展進步最具有綜合意義的指標,我們應該歡呼。

    老齡化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健康的老齡化,沒有準備的老齡化。德國的人均壽命早已超過80歲,但依然充滿著活力,德國依然是歐洲的強盛大國,德國是健康的老齡化,歐洲很多國家都是健康的老齡化,很多70多歲的老人還在正常工作,其身體素質和自立自強精神特別值得我們敬佩。因此,健康中國建設特別需要重視健康老齡化。同時,在老齡化向深度發展的進程中,如果相關制度安排沒有設計好,經濟、物質、服務都沒有準備,必定帶來老年人的生活危機、家庭生活的危機,當數量規模達到一個量級后,就會轉變成社會危機。因此,我國需要盡快做好制度安排及相關服務的準備。

    從老年人的需求出發,解決老有所養的問題需要一套完整的制度體系。其中,養老保險為老年人的基本生活提供經濟來源,養老服務則是為老年人提供服務保障,養老服務與養老保險是老有所養的兩大支柱性制度。在這兩方面,我國都有所發展,但不平衡,養老金制度已經覆蓋到所有老年人,但多層次體系還沒有形成,大多數人的養老金還不足以真正解除老年生活的后顧之憂;養老服務的發展更是滯后,總量供給不足、結構嚴重失衡即是現實寫照。此外,要解決失能老人的護理服務問題,還需要建立長期護理保險制度。

    近十多年來,我國在這些方面下了功夫,但總體而言,準備得還不充分。我對這個問題的解決比較樂觀。近兩年,國家明確了要構建以居家養老為主的養老服務體系,最近中央也發布了有關文件,推進養老服務發展,長期護理保險試點也在15個城市進行,現在著力解決老有所養問題,還來得及。

    降低基本養老保險企業繳費率有四重意義

    基本養老保險全國統籌不僅明確寫入2010年通過的《社會保險法》,也是國家“十二五規劃”明確應該完成的目標任務,遺憾的是到現在還沒有兌現。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要盡快實現養老保險全國統籌,這個“盡快”,我的理解是“盡一切可能加快”,是刻不容緩,最好明年能出臺全國統籌的方案,最遲2021年一定要實現,現在已經進入倒計時。

    今年我國把養老金企業繳費比例降到了16%,大家只看到給企業減負的一面,實際上這是“一箭多雕”的做法。減輕了企業的負擔,穩定就業,勞動者有業可就,才有更充分的社保保障,這是第一層意思。

    第二層意思,是為全國統籌創造條件,基本養老保險全國統籌的核心要義是統收統支,各地必須統一費率,而現行費率卻是各地差異不小,有的地方單位繳費率是20%,有的是19%,而廣東、浙江是14%,這次國家將高于16%以上費率的地區統一降至16%,即為實現全國統一費率打下基礎。

    第三層意思,養老保險繳費責任分擔從失衡趨向相對均衡,即勞資雙方要相對均衡,最好是德國的方式,用人單位與參保者個人各繳一半。過去,我國基本養老保險的企業繳費率20%,個人為8%,再加政府補助,個人繳費占基金總量之比不到1/5,這次將單位繳費率降到16%,單位與個人的繳費負擔就變成了2:1,用人單位與個人繳費開始走向相對均衡。

    第四層意思,可以為建立多層次養老金制度創造條件。建設多層次養老保險體系是我國養老保險改革的既定目標,也是最具國際共識的發展取向,但過去由于單位繳費率太高,企業既無能力再為職工參加企業年金,也缺乏積極性,現在將單位繳費率降到16%,將來還可能再降低,就能夠給用人單位給員工建立企業年金留出空間。

    養老服務是大有前景的經濟新增長點

    要解決老有所養的問題,既要有養老金,也要有養老服務、護理保險,這些都是發展的新機遇。老年人的增加改變了我國的人口結構。如果不能滿足老年人對美好生活的需要,我國經濟將很難出現長期的增長,所以,滿足老年人的生活需要、服務需要、護理需要,既是確保老年人生活質量的必由之路,也是國民經濟的巨大發展空間。

    首先,養老金有巨大的發展空間,我國多數老年人即居民養老保險制度的受益者每月的養老金還在100元左右,這意味著養老金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這些養老金是資本的來源,同時也是支撐整個老齡產業的來源。此外,如何優化養老金制度體系,也是下一步要考慮的問題,例如適當調低基本養老保險的替代率,將參加企業年金的勞動者比例從現在的5%左右提高至50%以上,讓第三層次的商業性養老保險真正滿足高收入階層人士的養老需求,這必然會形成一個十分龐大的資產,成為支撐經濟社會持續發展的重要資金來源。

    養老服務的發展空間就更大了,我到歐洲一些國家考察時,了解到一個失能老人大概需要1到1.5個工作人員為其提供護理服務。我國目前有約四千萬的失能、半失能老人,即使其中的兩千萬人需要護理服務,那么就能帶動兩千萬的勞動力就業。從這個意義來說,我國的養老服務業應當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增長點,而且是大有前景的新增長點,未來,老齡化在很大程度上會改變我國的產業結構和就業機會,當然,也為市場資本提供巨大的投資機會。

    目前,我國也有大量產業資本、民間資本投向養老服務業,但由于政策不太精準,導致很多投資成了變相的房地產開發,這是不好的現象。未來的發展一定要充分尊重老年人的意愿,按照分層分類的原則,用精準的政策來引導民間資本真正發展好養老服務業,這應當是大有作為的產業,因為老年人口會越來越多,需要社會化服務的也會越來越多。所以,人口老齡化帶給我國的不全是“?!?,還有“機”。不全是消極的,也有重塑國民經濟結構、就業結構,進而帶來新經濟增長點的機遇。

    鄭秉文:養老服務應采取多元化的供給方式

    當期收不抵支時點提早,減費同時要未雨綢繆

    目前各國福利供給的方式幾乎沒有單一的方式,都是混合式,既有國家供給的,也有市場供給的,這是兩種不同的福利供給方式。問題在于,在這兩個端點之間,有的模式是國家供給多一些,市場供給少一些;而有的則是國家供給的少一些,市場供給多一些。國家層面提供少的社會,多層次養老金制度就比較發達,相反,國家提供多的社會,第一層次很發達,而第二和第三層次會相對差一些。國家與市場的不同組合,這是需要制度選擇做出的決定。

    那么我國是什么情況?我們國家的養老金制度絕大部分由國家的制度供給,而來自第二、三支柱的供給則很少很少,甚至第三支柱剛剛起步。于是,國家供給的第一支柱負擔很重,企業的名義繳費率很高,本來是交20%,前幾年進入新常態,供給側結構改革期間降到了19%,現在政府工作報告宣布降到了16%。近期看,我們還能撐幾年是沒問題的,但長期看肯定是有問題的,例如,降到16%之后,當期收不抵支的時點提早到2028年來臨,花光累計結余的時點是2035年。即使不降費,這個大趨勢也是不可逆的,只不過可以推遲幾年來臨而已。其實,全世界發達國家養老金的趨勢都差不多,如何應對,這是一個世界性問題。

    另外,我國的新生兒出生數量越來越少,2016年1月1日,我國實行全面二孩,那年生了1786萬個孩子,第二年是1723萬,少了60多萬,2018年只有1523萬,比上一年少了200萬,這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出生率只有千分之十多一點。這是“老齡少子化”的標志性數據。如果說前幾年這個標志性數據還只是老齡化的話,那么,現在是“老齡化+少子化”。

    面對這些大趨勢,所有國家的改革手段都差不多,社保的本質是政治決定問題,要取得社會共識。今年企業降費,目的是為了“穩就業”。但另外一方面,我們也應該采取一些措施未雨綢繆。

    政府應積極推動養老金全國統籌

    提高統籌層次,實現省級統籌,或實現全國統籌,重要目的之一就是為了提高制度的可持續性。

    中國養老金要提高統籌層次已經說了很多次,從1991年的中央文件就這樣說,但一直沒有真正提高。2007年我國出臺了3號文,規定只要各省份實現六個方面的統一,就算實行省級統籌了,其中包括費率統一、計發辦法統一、省級預算等,到2009年,所有的省份都宣布實現了省級統籌,于是,省級統籌這個任務就算“完成”了。但2012年國家審計總署對全國社保進行了審計,公布的審計結果是,即使按照“土規定”的“六統一”作為標準,也仍有17個省份沒有實現省級統籌。那么什么叫“省級統籌”,實際上就是一個標準,就是實現省級政府層面的基金大收大支,只要實現了這個指標,就是省級統籌。作為一個學者,我希望中央政府積極推動養老金全國統籌,維護全民的利益,實現“真正的”省級統籌。

    養老服務應充分發揮市場的作用,歐洲式福利在中國不現實

    關于養老服務的提供,現在有兩種主要方式,一種是以國家提供為主;一種是以市場提供為主。我毫無疑問支持后一種,美國就是后一種,前一種我個人認為不適合中國,比如瑞典。

    為什么呢?因為美國的養老金制度和養老服務業制度都是多層次的,可以滿足多層次的社會需求,國家的負擔也不重。當然如何借鑒,這具體要結合我國的國情。最基本的原則有幾個,比如,第一,養老金制度也好,養老服務業也罷,國家要把弱勢群體管起來,對貧困群體要有兜底的作用,這就是國家必須發揮的社會正義的作用。第二,三個支柱養老金特別發達,企業也特別有活力,企業的繳費率很低,比歐洲所有國家都低,也比中國低。養老服務業特別發達,對有錢人來說,什么高檔的服務都能得到滿足,美國提供的是多層次服務體系,很窮的人也能活下去,很富的人,錢也能花出去。

    第三個原則,多層次的養老服務業國家沒有政府親力親辦的,即使對國家兜底的弱勢群體,國家也只是用采購的辦法,保證貧困人口的醫療、食品以及公共住房等。其余的,由市場發揮作用,國家給與稅收優惠政策支持,這個原則和態度非常明確,我國養老服務業也應該是這樣的。只有走上這個模式,才能讓這個社會穩定下來,各個群體才能各得其所。

    B06-B07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潘亦純 陳鵬 侯潤芳

    赛车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