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 網站首頁 > 智慧養老

    武漢推養老新模式:愛心房客入住 “空巢”不空

    * 來源 : 新浪網 * 作者 : admin * Time : 2018-09-11 * 瀏覽 : 9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我國是老齡化程度比較嚴重的國家,并且空巢化現象比較普遍,在湖北省武漢市,最近一項試點“親情互換,空巢不空”的養老模式,通過招募年輕人免費住進空巢老人的家里,為老人提供照料等服務,解決空巢老人的養老問題。
    周黎是今年剛畢業參加工作,最近她與72歲的獨居老人方鳳菊結成了對子,老人為她提供免費的愛心房間,她則利用業余時間幫老人做家務、陪老人看電視、聊天,有時候也會帶老人去看病。
           武漢市江漢區新華街江北社區居民 方鳳菊:在醫院打三天針是她陪我去的,有她陪我,我就放心了,就沒有孤獨感了。
    周黎:因為剛剛畢業,收入也不高,房租壓力就比較大,所以選擇這個項目是我的一個主要原因。與其說是我照顧方阿姨,但是反過來方阿姨也挺照顧我的,有時我下班回家她也給我下碗面吃,所以我們兩個是互相的。
           武漢市江漢區新華街江北社區書記 王鯊:我們通過社區簽訂老人、家屬和志愿者,他們三者之間的關系,我們在社區里簽訂一個互相扶持的協議,互相信任的一個協議。
           目前武漢市已經有40多名志愿者與空巢老人結對, 參與這種“親情互換”項目,簽約之前,社會組織要對老人和房客雙方進行考察,對生活習慣、脾氣秉性等方面進行評估。簽訂正式協議前,還有兩個月左右的適應期,通過周末活動等方式,讓老人和房客相互熟悉。簽約時間為1個月、3個月、6個月等不同的周期,到期后可以續租。
    浙江杭州一養老院住進來年輕人
           我們再來看看杭州的探索,去年年底以來,浙江省濱江區團委聯合養老院向社會招募了14名年輕人入住進這家養老院,條件是每月300元租金、助老志愿服務20小時。
           杭州市濱江區團委副書記 錢乃婧:對青年志愿者的要求是這樣,首先本科畢業生是在七年之內,在杭州的主城區內無房,這個青年未婚,然后在濱江區內有簽訂勞動合同一年以上的工作。
    志愿者 楊云海:之前就是說,(之前)也在這附近租的,一個單間就要一千五,所以說這邊房租呢還是相對比較優惠一點。
    志愿者住進養老院之后,根據自己的特長為老人提供書法、繪畫培訓、陪伴等服務,小何是一名網絡工程師,他在養老院里教老人如何使用智能手機。
    老人:這個小何已經找到了,我馬上要去請教他了,以后去請教的,完了以后你把電話留給我,我找你的。
    志愿者 何祥林:這些軟件對老人來說都是新的事物,就需要有一個人專門去教他,我們志愿者剛好提供這么一個機會。
    在養老院,志愿者服務時間的計算是由養老院、老人、志愿者三方共同確定,志愿者楊云海的工作是給老人講書畫課,上課時間很容易計算,但是對于像小何這樣的志愿者來說,計算服務時長卻有點困難,因為他為老人服務的時間都比較零散,一般都是老人需要了,就給小何打電話。
    志愿者 何祥林:因為我們問題解決只有四五分鐘,所以這種比較散的,五分鐘一張這種服務時長表,六分鐘一張時長表,然后可能兩分鐘一張時長表,可能我的這種表格比較多一點。
    據介紹,志愿者簽約時間一般為一年,到期后根據老人評價、養老院評分等多項內容決定是否繼續簽約,目前這一方式在杭州只有一個試點,下一步將根據試點情況決定是否推廣。
    養老院老人:這個很好啊。老年人和年輕人一起,感覺我們也變成年輕人了。我們年紀大了就是要開心一點,這最重要。
    養老院老人:因為年輕人來了以后都很有熱情的,都積極地幫助這些老年人,有的談心 有的問長問短,各方面都比較好的。
    志愿者 楊云海:在各種工作崗位上,干一輩子或干大半輩子,他們有很多的一些經驗啊,有很多的一些人生智慧,都需要我們年輕人去了解的,所以說其實不是說我來教他們,應該是我更多的是抱一個學習的態度,來和老年人去相處,向他們去學習。
    互助養老應規避風險
    看完這樣的報道相信大家會有一種溫暖的感覺,老年人給這些獨自在異鄉打拼的年輕人一種長輩的關愛,而年輕人可以帶給老人們的生活帶來新鮮感。類似這樣做法,目前正在一些地方試點,希望它讓養老院充滿活力的同時,也給我們的養老產業注入活力。
    記者從全國老齡辦了解到,今年全國老齡辦將開展互助養老專題調研,針對各地不同的互助養老的模式,提出完善互助養老的政策建議。
    全國老齡辦副主任 吳玉韶:老年人最怕的是跟社會的隔離。因為年輕人掌握了現在最時尚的社會動態和資訊,他跟老年人的交流、互動、居住、生活,有了很好地解決,就是老年人社會隔絕的問題。所以應當講,這是一件很好的事。
           吳玉韶介紹,目前各地的互助養老模式還在探索階段,但是這種養老方式也面臨一系列法律問題、倫理道德問題以及風險,所以為了保證雙方的權益,目前還是建議政府或者正規的社會組織運作,不建議雙方私自結伴養老。
           全國老齡辦副主任 吳玉韶:這個服務就是又有時間的要求,又有內容的要求,又有質量的要求。所以它必須有機構作為一個監管部門來進行。如果純自發的可能就是,還有什么風險,比如說意外傷害、家里貴重物品的丟失,這些東西都是潛在的,所以一定要有規范的組織程序,來確保把這個好事辦好。
    赛车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