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 網站首頁 > 養老產業

    未來人口老齡化問題將越來越突出

    * 來源 : 中國新聞網 * 作者 : admin * Time : 2018-12-26 * 瀏覽 : 0

      中新網12月24日電 2019年《經濟藍皮書》今日發布。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表示,當前世界面臨人口老齡化的問題,人口的老齡化最直接的關系是撫養比的上升。大部分國家的撫養比上升,干活的人相對比較少,被養活的人相對比較多。

      李揚指出,今年經濟工作會議的文件幾次談到關于未來養老的問題,提出再撥一部分國有資本到社?;?,都是為這些問題,不能說未雨綢繆,就是為這個問題多做準備。要說十多年前設社?;疬@筆錢的時候是未雨綢繆,現在基本上已經面臨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會越來越突出。

      24日上午,2019年《經濟藍皮書》發布暨中國經濟形勢報告會在北京國際飯店彩虹廳舉行。

      李揚在會上表示,今年比較重要的事情是五方面:一是全球經濟繼續下行,在去年10月份,我們的課題組李平教授領導著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包括財經院都有很多預測和分析,基本上都是一致的。全球的形勢我不妨引述兩個國際組織的看法,一個是IMF調降了未來的增長速度,調到0.2,估計還會再往下調一點。這幾年來是第一次。大家回憶一下從2015年開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不斷在調升,在期中調整口徑的時候也是往上調的,是比較樂觀的看法,其實這種樂觀的看法在今年上半年依然存在,大家都認為已經好了,美國率先復蘇,幾個主要大國都正增長等等。但是下半年以后形勢急轉直下,始終我們不認為經濟好了,我們作為研究者還是覺得增長的軌跡沒有突出我們的預測,我們作為研究者很高興,面對不斷下行的全球形勢確實還是感到擔憂。

      以前我們也介紹到,全球的形勢這么長時間、這么全面的下行,導致它的因素已經不是什么政策,不是財政,不是金融的問題,而是實體經濟。實體經濟中有幾個問題很突出,不太好解決,有的問題甚至是沒法解決的。比如勞動生產率下降的問題,也是我們主攻的一個方向,我們在研究勞動生產率的變化。這從經濟的供給側來研究它的發展變化,勞動生產率非常遺憾的是始終在下行,沒有看到有改善的跡象。更重要的,大家覺得勞動生產率下行一定是科學技術發展不夠,而且科技它的產業化不夠,所以大家都冀望于第四次產業革命,有人說第五次產業革命,假定是有的,但是這些革命產生的后果也不是讓人非常放心的。

      第一個是經濟形勢速度在下行,第二是即使有變化也會產生并不有利的收入分配的結果,在國家之間,發達國家占的多,在一個國家內資本占的多,這也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如果政策要顧及收入分配的話就不能太顧及增長,效率和公平的關系問題,它們的矛盾是前所未有的尖銳,使得各國的當局在制定政策的時候猶豫不定。

      李揚指出,經濟結構的問題,可以從很多的角度來觀察,有一個結構大家注意,整個三次產業如果過去我們還是比較有把握的說,發展方向是服務業的占比越來越高,它是一個趨勢?,F在是不是對這種趨勢很順暢的發展下去,尤其是在服務業和制造業之間的關系很模糊,服務業中有制造業,制造業中有服務業,這種情況下這種趨勢是不是很明晰也很難說,更重要的是服務業占比上升,由于勞動生產率比較低,所以服務業占比提高同時意味著經濟增長速度下行。這也是我們在十年前就講過,討論中國經濟增長速度下行的時候,我們叫結構性減速,是因為經濟結構變化而導致的速度變化,我們叫結構性減速??磥磉@種情況還在。

      總之不要小看這個事情,不要小看國際組織把經濟增長速度往下調,調到0.2,OECD調得更多,關于明年后年都調的很多,對美國、中國、歐洲、日本都是往下調。只有印度七點幾,印度的增長速度也往下調了。這在今后的幾年里會非常強烈的影響著我們國內的經濟發展,影響著我們各項政策。

      第二,債務問題。全球債務繼續在上升,我們知道這次危機是債務危機,理應把債務清除或者降到合理的水平,經濟輕裝前進。但是我們看到的情況是債務沒有減,反而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字,2018年4月全球的債務是237萬億美元,比2007年底要多出83萬億美元,十年下來,債務增加了。這個事情它不只是對我們經濟實踐是一個挑戰,也對我們經濟理論提出挑戰。到底是經濟金融之間什么樣的關系,我最近寫了一篇文章,關于債務的密集度問題,密集度在上升,上升之后使得金融和經濟之間的關系進一步的疏遠,進而使得貨幣政策效率遞減。這個問題很突出。債務問題怎么辦,由于債務越積越多,觸發風險的可能性越大,債務只要在一個環節上暴露就會成為一個系統性問題。

      第三,國際框架的變化。WTO的改革,這個事情年初基本上還沒有提出來,由于中美貿易摩擦一下子把這個問題挑出來,到G20的時候,20國對于改革WTO已經達成共識,要改,但是怎么改各國還有一定的看法,但是改是一定的。WTO是戰后幾大支柱之一,金融支柱是IMF,貿易支柱是WTO,這個支柱在發生調整,必將會對未來的全球經濟走勢發生變化,有著深刻的影響。如果再說到中國,中國不僅是要準備適應WTO架構的新變化,還要回溯我們加入WTO17年來我們一系列的承諾,以及這些承諾的兌現。

      第四,中美貿易摩擦全面化、深入化、長期化。以后我們做預測,中美貿易摩擦作為長期的背景,長期因素,要討論它的貿易領域到金融領域到政治領域甚至軍事領域、外交領域,現在看起來是一個全面的、深入的、系統的一個摩擦。在一定意義上全球對未來經濟增長持悲觀態度是因為中美貿易摩擦長期化,七個月來這個事情顯性化之后迅速發展,到現在大家都已經看到它不是一個短期的事情,會影響全球經濟格局,會影響到全球治理結構的調整。這個問題一下子就提出來,特別是全球的經濟治理,WTO也是全球經濟治理的框架,現在要調整。貿易自由化、投資便利化等等,自由貿易區等等,所有這些都以前所未有的尖銳形勢提到我們面前。

      第五,中國經濟下行的趨勢進一步的加大,而且連帶了金融風險逐漸加大?,F在我們經濟下行已經向很多領域擴展,今年已經擴展到就業領域,就業領域已經受到影響。有三種形式表現出來,一是新增就業比以前少了,開工少了,新增就業少了。二是現有的企業關閉,導致中國特色的失業概念,下崗開始出現并且增多。三是有一些維持著就業,但是工資不漲甚至下降。我們面臨的局面更加復雜。問題確實很多,大家都愿意說中國的改革開放40年未見的大變局,全球也是未見之大變局,一個危機搞了十幾年,大家采取這么多的措施不見效果,一些很熟的政策不起作用,這是我們遇到非常大的挑戰。我們即將過去的2018年可以關注一下這樣一些問題。

      李揚表示,在實體經濟方面,人口的老齡化,最直接的關系是所謂撫養比的上升。大部分國家的撫養比上升,干活的人相對比較少,被養活的人相對比較多。各位看到我們今年的經濟工作會議的文件,幾次談到關于未來養老的問題,關于再撥一部分國有資本到社?;鹄硎聲膯栴},都是為這些問題,不能說未雨綢繆,就是為這個問題多做準備。要說十多年前設社?;疬@筆錢的時候是未雨綢繆,現在基本上已經面臨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會越來越突出。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楊宜勇表示,李揚院長也談到中國經濟未來要應對老齡化的問題,談到養老金要未雨綢繆,20年前說未雨綢繆是對的,雨沒來,現在雨來了,小雨下過了,已經下到中雨,中雨就是中國的老齡化60歲以上的已經超過16%,這就是中等老年化,等待后面的是大雨和暴雨,大雨是60歲以的老人超過26%,暴雨是60歲以上的老人占總人口超過36%,像今天的日本、意大利,我們要有科學應對、綜合應對,除了發展養老產業之外,特別是無人工廠、人工智能的發展,給人類延長退休年齡提供了更大的可能。像2018年荷蘭,歐洲這些國家都是68歲,英國都在嘗試70歲退休。俄羅斯對于平均預期壽命比中國短10歲,我們如果是77歲,他們是67歲,他們今年也宣布要延長退休年齡。這就是人類要永遠的可持續下去,退休年齡是應對老齡化的一個重要的方面。

      楊宜勇強調,李揚院長也談到追求效率和收入分配公平是一個矛盾,這兩年我們精準扶貧花費了很大的力氣,窮人的收入是趕上了GDP增長的速度,還略微有點高,但是富人的收入增長得更快,中間大部分的三個20%的中等收入者的比重,中等收入人群沒有趕上GDP的增長速度,所以2018年以來發改委也是接受中央領導的指示,在擴中上,2019年我們要下更大的力氣解決這個問題。讓窮人好過了,讓中等收入者的收入更加體面,我們才能夠一起高高興興的邁進2020的全面小康社會。


    赛车口诀